好你个叶不修

【AT】张大肾与王小欠的幸福生活(一)

岱琅苟:

张大肾和王小欠的幸福生活


(一)
 
  张大圣与许8斤


  开始的时候张大肾并不叫张大肾,就好像故事的开头都比较美好一样。


  因为学号排在最前面张继科是第一个上讲台做自我介绍的,“我叫张继科,因为我爸喜欢踢球那个济科。”简短到班主任还没反应过来,张继科已经坐了回去倒头就趴桌上开始睡觉,倒也不是目中无人或是顽劣不化,谁让他浪了一整个暑假哪怕是开学前一天还在通宵打游戏。班主任站在那儿尴尬的笑笑,只能让下一个学生接着上来。
  迷糊间是被悉悉索索的笑声给吵醒的,张继科茫然的抬头,第一堂课的自我介绍还没结束,这会儿站在上面的是个瘦高个眼角耷拉一看就挺开朗的男生,算起来他已经讲了五分钟的笑话,虽然台下的同学都不算太配合。张继科简直想给他鼓掌,哥们儿你真是骨骼清奇。睡眼惺忪,一看黑板上的名字张继科觉得这人更清奇了,“许8斤?”
  显然张继科的这句话比许昕那五分钟管用的多,全班哄堂大笑。虽然张继科并不是故意的,但他依然觉得有点懊恼,他并是喜欢随意拿别人名字开玩笑的人。幸而许昕也并不计较,自己跟着笑笑随后挠了挠头,“我字是写的不太好,不过我可以回去问问我妈,说不定我这名字还真有这层意思。”
   许昕下讲台正好坐在张继科后面,张继科往后靠了靠,“我……”
  “哦,我叫许昕,日斤昕。”许昕灿然一笑,他能感觉到张继科的善意,于是张继科也就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心里此时想的都是:这哥们儿有点意思。


  坐后门的程晓峰是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尽管他们班在走廊最顶头,是其他班同学上厕所的必经之路,但是这几个女生的脸他已经来回看见三次了,还对着他们班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程晓峰摆了个自认为挺酷的姿势,有些挑衅的朝这些女生点点下巴,“哪个班的,干嘛呢?”女生立时噤了声,唯有一个胆子大点儿的凑过来脆生生的问他,“诶,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叫张继科的,是不是趴桌上那个啊?”
  程晓峰顺着女生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于是造成了一阵小波动,“我就说是那个吧!”“真的挺帅的!”“还行吧,怎么第一堂课就在睡觉?”“你不懂现在就流行这样的,那个流川枫你知道吧?也爱睡觉可帅了!”
  叽叽喳喳像一群烦人的小鸟,但是大致意思程晓峰听懂了,这个年纪的男生总不喜欢从女生嘴里听到夸奖别人的话,所以他不屑的撇撇嘴,“你们女生就是肤浅。”
  那个胆大的圆脸姑娘立马瞪过来,“你知道什么,人家中考还是全省第一!”
  程晓峰被堵的哑口无言,觉得他给自己挖的坑有点深。
  开学第一天,张继科就成了平宇一中的风云人物:不仅是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进来的,主要还是长得帅。
  
  “张继科以前在我们班外号叫张大圣。”跟张继科一个初中班考进来的顾跃成了女生们打听消息的第一人选。
  “张大圣?齐天大圣的大圣?是说他成绩好吗?”
  “不是,因为他招风耳。”顾跃好笑的摆摆手,心说现在小姑娘傻的真天真,男生之间起的绰号会怀有好意才是见了鬼。于是太过耿直的顾跃被一群女生追着打了一整个课间。
  目睹整个过程的许昕来了兴趣,从后面看还真是招风耳!许昕说,“哎,我说你真叫张大圣啊?还挺贴的,哈哈哈哈。”
  哥们儿你笑太贱了,张继科面无表情的转过来,“那你叫大师兄吧,许八戒。”
  一口老血梗的许昕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总不能吼回去:我叫许8斤不叫许八戒,主要是怎么说都感觉已经被张继科带沟里去了,果然是全省考第一的男人,许昕如是想。


  小白龙


  许昕有个特别要好的哥们儿,一个小学一个初中现在还考进了一个高中,不能更青梅竹马唯一可惜的就是两个人都带把,不然同样是同事的父母早把他们终身大事给定了。
  “这是马龙,我发小。”
  “这是张继科,我那班新认识的哥们儿。”
  “你好,我听我们班女生说过你。”马龙长得挺腼腆,说话也客气。
  张继科使劲瞅了他两眼,回头跟许昕说,“又多了条小白龙,差个师傅咱们就齐活了。”
  许昕有点心累,“哦,那我们还差个沙和尚。”得,彻底带沟里去了。
  马龙虽然听不太明白他们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挺有趣,能把天马行空天花乱坠的许昕带着跑某种奇怪的意义上张继科也算有点能耐。
  这三个人在一起其实还挺扎眼,张继科酷帅酷帅的,许昕爱耍宝,马龙三好学生,这对女生们枯燥的高中生活来说无疑是优质调剂品,许昕特别享受这种被瞩目的感觉,咧着嘴角跟张继科马龙说,“我现在觉得自己在一中都能横着走了。”
  张继科双手插兜点点头,“我是能靠成绩和长相在一中横着走,你靠什么?”
  许昕想张继科不是冷幽默就是真自恋,然后特别不屑的一腿子伸到栏杆上,抛了个媚眼,“哥们儿一中第一长腿。”
  马龙笑到崩溃。
  许昕说,“那我龙哥只能靠白了。”
  毫无意外,马龙把许昕揍到哭唧唧的表示要回家告家长。


 


 

评论

热度(50)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