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十五)

岱琅苟:

(十五)


  四月份王皓开始着手毕业的事儿,论文才修了第一稿,梁哥已经给他去了电话六月答辩完就要回部队报道。别看还两个月其实时间挺紧的,王皓忙的晕头转向张继科也没闲着,系里贴了红榜,张继科许昕他们几个在ERP沙盘模拟竞赛里拿到了国际赛出线资格,七月份赴里约参加总决赛。


  “上一届是玘哥琳哥他们拿的总冠军,”张继科狠狠咬下一口烤韭菜,“二十七个国家五十四个队伍,太牛了。”


  “所以人不是你偶像嘛。”王皓调戏的一本正经。


  张继科嘿嘿笑,“上一届玘哥就闯出了个杀神的名号,这一届是我们的天下,我也得想个牛逼的名字。”


  “泰迪!”王皓欢乐的响应。


  “……哥,咱能威风点吗?”


  “这有点难办,”王皓故作为难,“诶诶诶,别掐我,认真点儿哈那就藏獒吧,够拉风够霸气了吧。”


  “藏獒,藏獒,这好,听着就能咬人。”


  “没让你真咬啊,”王皓摸摸手腕上一圈牙齿印,对面的张继科笑的眯起了眼,王皓也就没气了,他灌下一大口啤酒,“可惜哥不能亲眼看你夺冠了。”


  张继科一愣,“为什么?”


  “我六月份答辩完七月一号就要正式回去报道了。”王皓拿酒瓶去碰张继科的酒瓶,“没事儿,哥就预先祝你拿到好成绩哈。”


  张继科高昂的兴致一下落到谷底,“怎么这么快。”


  “没法儿,要赶着参加七月的集训,我必须早点归队。”王皓推了推张继科的酒瓶,“别那副可怜巴巴的表情,我不在你更不能让我失望不是,要加油啊继科儿。”


  张继科垂着眼一气喝掉半瓶,抹抹嘴问,“我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


  “可能得有两个月时间没法儿跟外面联系,但是我保证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你打电话。别黑着脸,高兴点儿今天是给你庆祝呢。”


  “会有办法的。”


  “对,总会有办法联系的。”


 


  结果张继科的会有办法给了王皓当头一棍。


  “皓哥你劝劝继科,我们这都一起合练半个月了他突然说退出让替补的小金顶上,这让我们怎么弄。”许昕丧气的趴在桌上,“我们没默契。”


  王皓听得稀里糊涂,“啥意思啊?啥退出?那个沙盘竞赛?”


  “对啊,张继科说打算报名征兵,下个月就体检赶不上比赛。”


  “瞎胡闹嘛他不是。”


  许昕连连点头,“我们辅导员找他谈了一晚上话听说水壶都烧干了三次他一个屁都没放,谁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皓哥,他平时还算听你两句,你帮帮忙呗,我们辅导员说了张继科是我们这一届里天赋最高的,就我们现在的模拟成绩夺冠希望很大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许昕下垂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这简直就是一块金的敲门砖!”


  王皓面无表情道,“我会找他谈谈。”


  许昕拍着胸脯想皓哥气势太强了我的小心脏差点罢工。


 


  劝也没劝成反而大吵一架。


张继科想报长春军区,说不定能排进王皓的连队,王皓笑他幼稚,这么多部队你知道几率有多小吗?张继科不在乎的笑,“反正两年期满了我就去考军校做你学弟,王皓你不也说我是块当兵的料吗?”


  “我是说过,可你更喜欢你现在学的东西,之前为了那个什么沙盘几个通宵不睡的研究战略,我问你怎么那么拼,你不跟我说因为你喜欢这些东西,这个能让你燃烧激情,能让你站到金字塔顶尖。”


  张继科不说话,扭过头去。王皓冷眼看他,“张继科你扪心自问是不是舍不得这个团队,舍不得这个机会。”


  “放弃一次不代表放弃一辈子,机会还会有的!”张继科烦躁的撸了把头发。


  王皓失望的说,“你对自己太不负责。”


  张继科更失望,他说我为了谁王皓你不知道?


 


  “所以呢?”


  “反正我跟他说不通。”王皓自暴自弃的踢了脚铁丝网,“辉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敷衍,给我出点主意呗。”


  电话那头不屑的嗤了一声,“我看挺好啊,为你做这么多努力你这么说要我我也跟你翻脸。”


  “我这是为他好。”


  “那行我跟你做个假设,假设他这次没有跟你去长春,假设他拿到什么什么冠军了,假设他继续念书而你回到长春受训,那么你会去青岛吗?”


  “那不现实,军区平调没个七八年不成,而且梁哥肯定不会放我出咱们连。”


  “那好,问题简单了,你不可能过去那只能他过来,他迁就你为你们的未来做努力千里迢迢背井离乡,刚刚毕业没有根基没有人际关系,他只能一家家公司去投简历,就算他有那个什么奖是块儿敲门砖,他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然后就过上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只有一个部队里的对象一个月可能就放两天假,一出任务少的几个礼拜多的可能半年都不见人影没法儿联系,每天挤公交租房子省吃俭用存个几年买了房买了车,王皓你猜那时候你们几岁了?”


  王皓开始觉得有些恐慌。


  孔令辉反问,“王皓,你能给他什么呢?你说他对自己不负责,你对他能负责吗?你非常清楚国梁很器重你,涛哥也给你留了位置,你不是当一年两年兵就完事儿了,你可能会在这里待一辈子,你是没有关系,军营就像一座牢固的壁垒能保护你,可张继科那小子得面对人间烟火面对油盐酱醋,你觉得他能顶住吗?”


  王皓突然意识到张继科才二十岁,最肆意最潇洒的年纪,只是假想他都舍不得张继科去面对这样牢笼般的生活。


  “你们都太年轻了,还没定心还没做好面对困难的准备,过着做白日梦的日子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王皓别怪我说重话,你的路已经铺平了可张继科还有很多可能,是你堵死了他的路,现在就不该来要我给你出主意。”


  王皓抬着头,揉揉眼睛,“是哈,他有他自己的路要走。”


  每个人对爱情的理解都不同,有的人认为平平淡淡才是真,厮守一生就是幸福,有的人认为得是轰轰烈烈哪怕像烟花般璀璨而稍纵即逝。王皓知道张继科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的鹰隼,他舍不得用那些可遇见的磨难折断他的翅膀掩盖他的光芒。当他看着张继科夺冠的新闻,看着他越来越成功,王皓便不后悔当初分手的决定,并深深的为张继科而骄傲,尽管对方并不知道。


  对王皓来说,爱是放手不是占有。



评论

热度(37)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