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 (十三)

岱琅苟:

(十三)


 


  节目预告一播出,一石激起千层浪。特别是张继科提起的那个初恋情人,网上的分析帖子一篇又一篇,甚至还有不同的女人出面表示自己就是张继科说的那个人,从财经版头条移至娱乐版头条,一时变成了八卦的狂欢,简直像一场闹剧。


  事情的发展趋势已经失去控制。


  “基情燃烧的岁月,初恋情人竟是男性,一起探访张继科的情路历程。”小于光是念个标题就已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什么人儿,听风就是雨,就这种马赛克程度的照片和那些没名没姓的爆料,我说初恋对象是何洁都行,老大你别放心上。”


  张继科指节叩打桌面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已经是他和王皓失去联系的第四天。他知道王皓身份特殊,有时候会出一些机密任务失去外界联系,可他完全理智不起来,他心神不宁眼皮跳了两天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老大,你听我说啥了没?”小于伸手在张继科跟前晃了晃。


  张继科不耐烦的挥开他,“这次又瞎掰什么了?”


  小于把报纸拍桌上,“说你同性恋呢太离谱了。”


  照片占了半个版面,一姑娘在海边的自拍照,关键是背景里模模糊糊站着两个人,一个正对着镜头虽然看上去有点糊但轮廓是有点像张继科,和他抱在一起的那个背对着镜头没法看到脸,但从身材特征来看是个男的。


  “老大,你笔直的就像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射机,说你喜欢男的也太搞笑了,你不知道我们公司多少女同事对你暗许芳心,就说前台那个lisa,前天还……”


  “是真的。”


  小于愣在那儿,“什么真的?”


  “照片是真的。”张继科蹙眉,“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立马把这件事压下来。不能让他们把另一个查出来。”


  “老大,你真是弯的?”小于沉默了半天小心翼翼的问。


  “跟你有关系?”


  “没没没没,老板威武。”小于夹着尾巴就跑。


  张继科有点后悔,他不该在节目里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他不该把王皓拖下水,他甚至开始有点后怕,他没法不把这件事和王皓失踪联系在一起,懊恼的一拳砸桌板上,他给王皓惹上麻烦了。


 


  这是王皓被流放的第四天,他解开背包挖出最后一个罐头,舔着嘴唇想了想还是放了回去,他还没找到标记点。王皓一屁股坐在突起的石块上,脱了鞋撕下黏在脚上的袜子,血泡化脓疼的王皓直皱眉头,他用双氧水直接浇了上去,白色泡沫不断翻腾,王皓咬着牙硬扛着一声不吭。环境太恶劣,不断的行走攀爬对王皓形成了巨大的负担。王皓擦了擦满头的汗,抬头张望了一圈,“今天晚上只能住这儿了。”


  灵活的踩住树干往上爬,在交错的树枝间找到一个略开阔的空间,拉起防水布勉强搭成临时帐篷。王皓有丰富的野外经验,这样能让他安然渡过一个雨夜。


  “梁哥怎么突然想起让我参加野外演习了还说不瘦十五斤不让回太欺负人了呀。”王皓咬着野果饿着肚子委屈的想。


   


  对面穿军装的男人从头至尾没拿正眼瞧过他,张继科紧张的直搓手,特别是对方还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身份:我是王皓的战友也是他的领导。


  大概见丈母娘就是这情形。张继科天马行空的想。


  “干哈呢睡着了?”


  张继科立马抬头,目光炯炯,“没,您说。”


  “长这困也是难为你了,别您来您去你舌头不打结我耳朵听得也疼,我叫孔令辉,你随肥皓叫我辉哥就行。”


  张继科忍不住打量孔令辉,肥皓什么的你看着也不瘦昂。


  “你们那点破事儿我压根不想搭理,居然还闹上报纸了,挺能啊你。”


  张继科顶着孔令辉的冷眼觉得压力很大,硬着头皮道,“辉哥说笑了,什么报纸,我不知道啊。”


  “哟,挺机警。”孔令辉把报纸扔张继科跟前,“别告我你不承认上面那个是肥皓啊,我跟他搭档多少年了,别说背影就是脸打了马赛克凭他内屁股我都认得出来。”


  张继科皱眉,他问孔令辉我能相信你吗?


  孔令辉说信不信随便,反正你也找不着王皓。


  张继科咬牙切齿,这人厉害,废话不多直指要害。“对,是我和王皓。”


  孔令辉嗤了一声,“谁关心这俩半夜没事儿干去吹海风还被人拍了的二逼是谁啊,我就问你这事儿打算怎么解决。”


  一口老血梗喉间,张继科咳了两声喝口水压惊,“我已经让人去跟报社交涉了,会尽量控制舆论风向,这事儿我绝对不会承认,这照片拍的也不算清楚,不是太大的问题,这段时间过去渐渐淡下去就好了,我保证不给王皓捅娄子。”


  孔令辉奇怪的打量张继科,“你反应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我以为你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这是王皓。”


  张继科苦笑,我怎么不希望,要能的话我上电视就直接把他名儿说出来了,“我知道王皓身份敏感,这事儿会害了他。”


  孔令辉绷着的脸终于放松了下来,他看张继科的表情甚至还带点欣赏,“六年你也长大了,张继科,你现在像六年前的王皓。”


  张继科倏地抬头,“六年前,你知道什么?”


  孔令辉慢悠悠的勾起嘴角一笑,“你该问我不知道什么。”



评论

热度(37)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