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九)

岱琅苟:

(九)


 相关情节纯属胡编乱造 涉及专业有错误敬请谅解


 


  知道张继科出事是两个礼拜后,王皓刚出完任务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好不容易吃上口热饭电视里正在播天街绿地的事故新闻,工地脚手架突然发生坍塌造成多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包括三名无辜路人,直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负责人露面做出说明。女记者一脸严肃的以这起事故我们会进一步跟踪报道结束整段新闻。


  王皓放下饭碗立马给张继科去了电话,那天虽然在酒店里留了电话说还是朋友云云但整半个月也没联系过,王皓以为张继科的重新开始里并不想让他参与。直到忙音也没人接,王皓转头去找李军伟,手机不通座机是他秘书接的,明里暗里意思明确我们自身都难保哪儿有空去关心他张继科。


  张继科这次的项目是在长春的分公司负责的,王皓开车赶过去就看到门口堵满了要说法的人,大门紧闭人人自危,情绪激动的甚至开始砸玻璃窗,写字楼里头的姑娘吓得坐在地上哭,王皓一把夺下那人手上的砖头。


  “你啷个啊!”一群人围过来对着王皓推推搡搡。


  “干嘛干嘛,好好说话儿非得动手动脚?”王皓一个小擒拿把带头闹事那个反剪了压在落地窗上,“知不知道非法集结犯法啊?知不知道砸人门窗能追究责任啊!”


  王皓气势太强,一群人生生的安静下来互相看看不自觉的退后了一点儿。


  “你谁啊你快松开我!”被王皓拿住的那人死命挣扎,“我犯法?他们这群龟儿子就能享福?我弟弟现还躺医院呢,谁给我们一个说法?”


  “就是,谁给我们一个说法!”


  “今天必须出来解决问题咯!”


  “那点医药费就想把我们打发了?没门儿!”


  一个出了声就给一群人壮了胆,王皓虎着脸皱眉,“你们上这儿来要什么说法?不应该去找工地负责人吗?”


  “早跑路了!”


  王皓心里一咯噔,这事儿,出大了。


  “张总,不是我不肯帮你,你也知道快年底了又要发年终又要放长假,我们自己都周转不过来,诶,不说了啊,我这儿有事儿。”


  “我知道咱们一直合作的很愉快,要不这样,这两个月的货款我这儿先给你缓缓,等你把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再打过来,我真已经够意思了,大家都是小本经营,您说是吧?”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张继科漠然的看着手机屏暗下来,这已经是他打的第四十五通电话,却没借到一分钱。翻脸无情也是他早就料到的,明哲保身无可厚非,自己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当然清楚游戏规则,只是那么多他伸过手拉一把的都在他面前关了门,张继科不得不感叹这年头除了自己没有谁能相信了。


  他大部分的资金都投入到了天街前期的运转上,现在工地负责人卷款逃逸,项目搁置李军伟开始撤资,能调动的资金也都被他拿去安置伤者,张继科翻了翻皮夹,倒出来两个钢镚儿,正好够一瓶雪花。


  张继科坐在马路牙子上,霓虹灯闪,纸醉金迷,他突然觉得特迷茫,这里不是他的家甚至现在已经不是他大展拳脚一展抱负的地方,他穿着单薄的夹克喝着两块五一瓶的雪花,落魄的像一个流浪汉。明明三天前他还在本市最好的酒店住最豪华的大床房,把五位数的白酒当水喝,怎么一眨眼就都不一样了呢?


  这社会真特么现实。


  “继科儿。”


  张继科茫然的抬头。


  “张继科!”


  看清马路对面喊他那人,张继科扔了酒瓶子撒腿就跑,王皓咬牙切齿,兔崽子跟我面前跑简直不把我放眼里。张继科对长春不熟慌不择路也不知道怎么就蹿进了个死胡同里,转身想退出来就被王皓堵了个正着,王皓笑的一脸和煦,“跑啊,再跑啊你。”


  张继科摸鼻子,“真巧啊这里碰到你,来吃饭?”


  “是啊正巧,你在这儿干嘛呢?”


  “锻……炼身体。”


  还真有脸说,王皓翻了个白眼,“糊弄小孩儿呢你,我都找了你两天了,看看你现在像啥样儿,刚我还当坐那儿一乞丐定睛一看,哟,这不是张继科吗,你倒给我说说发生啥事儿了。”


  张继科犯倔,故作轻松的笑,“啥事儿?我能有啥事儿?挺好的啊我。”


  “你们工程那新闻一天二十四小时轮着播,你当我瞎呢当我傻呢。”


  “知道了还问什么,就这样了呗。”笑容僵在脸上。


  王皓没说什么,突然掏出包烟扔给张继科,“来一根。”


  张继科从善如流,和王皓并排靠墙壁上,他手早冻僵了点了几次没点上火,王皓嫌弃的抢了他手里的火机给他点上。张继科深吸了一口烟,稍微平静了一点儿,他说王皓,你想听我跟你怎么说呢?说我失败了,说我现在焦头烂额走投无路?王皓,你知道我做不到。


  王皓点头,对,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没跟我服过软。所以我想听的不是这些,继科儿,我想听的只是你跟我说,哥,我有困难了,拉我一把。


  张继科拿烟的手越来越抖,那半支没抽尽的烟掉在地上被雪打湿了,张继科捂着脸拼命压抑自己的哭声,他几乎从来不哭,他爸从小教育他男人哭最没用,最让人瞧不起。可他没法儿了,在他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在他迷茫的走不下去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他还能要这人拉一把。


  王皓从没见过张继科这么脆弱的样子,他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能做的也只是抱住他,用自己的热气温暖他,一遍遍跟他说,“继科儿,没事儿,哥在。”


  张继科紧紧抱住王皓,哑着嗓子说:哥,拉我一把哥。



评论

热度(44)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