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八)

岱琅苟:

(八)


  陈玘研究生毕业那天包了校门口那家小菜馆请吃饭,学弟张继科和发小王皓自然在列。陈玘这人好交朋友,遍布全校各系也就算了,里面居然还有隔壁佛学院的王皓觉得这人也算骨骼清奇了,他揶揄陈玘终于想开了打算剃度出家也算为民除害,陈玘一脸坏笑,是呀八戒,为师打算西去天竺找那传说中的女儿国,王皓呸他一脸,禽兽。


  那天也忘了到底开了多少酒,就陈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脾气基本上没留能走直线的人,吃完饭一伙人闹哄哄的聚集在饭店门口,吐的吐哭的哭还有奔大马路上跳钢管舞的,陈玘打开停路口的小轿车车门,给众人飞了个香吻,“哥终于脱离苦海去潇洒了,你们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趴在张继科身上的王皓张牙舞爪,“陈玘你个组织的叛徒!”


  陈玘哈哈大笑,“我现在就去做点禽兽该做的事。”


  驾驶座的正经男人微微皱眉,“给我坐好,系上安全带陈玘。”


  一物降一物。


  张继科心说皓哥你快从我背上下来吧,我念的经管不是体院。显然王皓没准确接收到他的电波兀自兴奋的说个不停,列出陈玘罪状一百零一条,最重一条刚那餐饭没点椒香鸡脆骨。张继科从善如流对昂还没点拍黄瓜。


  最后总结陈词陈玘个没良心的小结巴我以后还是会想他的呀,接着王皓转头贴着张继科问:那以后我毕业了你会想我不?


  酒气混着热气直喷张继科脸上,醉的他腿一软,王皓没拉住直接摔了个大跟头。王皓坐在地上犯迷糊我咋头这么晕,张继科心虚:哥,你醉了。王皓深以为然:你头晕不?张继科玩命点头,王皓拍掌大笑:哈,你也醉了。


  张继科心想别是把王皓脑袋嗑坏了吧,“王皓,你这醉了还是傻了?你认得我是谁不?”


  “认得呀,”王皓摇摇晃晃的扑上来,“外八小企鹅,卷毛小泰迪!”


  没傻。张继科迅速得出结论,“你就不能少挤兑我两句。” 


  王皓啃着手指说,因为我喜欢你呀继科儿。


  砰。一束远光灯照过来,打亮了昏暗灯光下王皓的脸,打亮了少男怀春的那点小心思。这话张继科从王皓嘴里都听腻了,但今天这句,张继科决定把它当真:王皓,我也喜欢你。王皓眨巴眨巴眼没说话,张继科舔舔舌头这场景他幻想了无数次却忘了现在该做什么,眼一闭豁出去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我会对你负责的明年春天就跟我回老家扯证吧。


  温暖柔软的嘴唇触感太过美妙,法式深吻看过太多次就是没实践经验,王皓你快把舌头伸出来我着急昂。


  叭叭叭。


  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把两人吓了一跳,车窗口探出个脑袋骂骂咧咧道,“什么人儿啊挡大马路上找撞啊,照远光灯了还没跑讹钱呢吧小小年纪。”


  张继科拉着王皓就跑,“对不住对不住。”


  两个人跑的气喘吁吁,手还拉着手呢,王皓抹一嘴巴口水抬眼看张继科,张继科紧张的腿抖,“不不不,你听我说,咱俩都醉了,事情发展成这样我也挺意外,其实……”


  王皓平静的说,“我没醉,我装的。”


  张继科笑了,“我也装的。”


  这酒店格局真要命,敞开式的圆形大浴缸就差边上立块牌子:情趣专用。张继科脱了衣服老老实实的泡水,王皓苦命的用大毛巾擦地,浴缸距离床的位置太近,容易打滑摔跤。气氛又微妙又尴尬,王皓试图找点什么话题,“今天是谈天街那项目?”


  张继科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还顺利吗?”


  “嗯。”


  又恢复沉默。


  张继科鞠了把水扑脸上,余光追着王皓的背影,“你今天来干嘛的?相亲?”


  哦,没忘呢。王皓也嗯了一声。


  “还顺利吗?”


  “嗯。”


  都抱上了能不顺利吗,张继科自嘲的笑。王皓一扭头,张继科躺在浴缸里头发湿透,水滴顺着高挺的鼻梁往下滑,耷拉着眼皮儿像极了当年黏他的小奶狗。王皓叹口气取了干毛巾罩张继科头上,“水都该泡冷了,当心感冒。”


 王皓开口想解释一下刚才的情况,第一个字冒出来的时候门铃响了。


  “这附近正好有药店,我给买了些解酒护肝的药,你看能不能用上。”姑娘递过来个塑料袋。


  “这太麻烦你了,多少钱我算给你。”


  “能多少钱,算那么清楚会伤我心的。”小姑娘笑笑,“赶紧进去吧,看你浑身也都湿了,里面正好还有点姜茶冲剂,暖胃,两个人都冲一杯,我先回房间去了。”


  “谢谢你。”


  小姑娘摆手,脸上笑着心里却难过极了:我喜欢你才做这些,是为了我自己高兴,你谢什么呢王皓?无非你把我当一个外人罢了。


  


  “多好的姑娘。”张继科已经换上了浴袍,抱着手斜倚在门口。


  王皓关上门含糊的点头,“是,很好的姑娘。”翻出塑料袋里的药盒子研究了一下说明书,倒出两粒配着水递给张继科,“解酒的,我看过功效应该没什么伤害。”


  张继科二话没说喉咙口一咽,心说王皓你就是给我两粒毒药我眼都不会眨一下。


  王皓烧了开水冲姜茶,张继科默默的看着他,以前他老发烧都是王皓这么照顾他的。他想果然还是姑娘好,又贴心又温柔知冷知热的会照顾人,王皓应该找这样一个人。“你们挺配的,挺好。”


  王皓手一抖,刚滚的水直接泼手上,他没吭声放下水壶把手背往裤子上蹭了蹭,“你真的觉得挺好?”


  “真的,”张继科抬头透过落地窗看外头繁华的夜景,灯光照进他眼里熠熠生光,“我说实话吧王皓,这次没遇上你之前,我都钻在自己的牛角尖里出不来,这段感情它困住了我,我和你之间很复杂,我也不确定那还是爱或者只是一种不甘心,固执了那么久我对自己也烦了,我现在觉得它应该结束了,太累,我想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无法结束在它该结束的时候又开始在不想开始的地方。王皓第一次觉得有些事情他无能为力。



评论

热度(34)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