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七)

岱琅苟:

(七)


  世界很大,人生很长,不是刻意联系真的很难遇见。野外拓展结束后的一个月里王皓都没有得到任何张继科的消息。所以那日的沮丧与冲动就变成了一种遗憾,可人生里这种遗憾太寻常,王皓想他跟张继科也许真的就差那么点缘分。


  “我觉得咱俩还是挺有缘分的。”对面座的姑娘长得甜美可人,特别是有点害羞的瞥你一眼时,多半能让人坠入爱河。


  王皓小口呷着咖啡尴尬的点头:对对,有缘分儿。


  于是姑娘心满意足的笑了,“我很少来北方,你们这儿可真挺冷,不过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那么厚的雪,太美了,我以前老幻想着我们那边也会下这样的大雪,然后我一打开门就有人给我堆了个这么大的雪人,鼻子上插胡萝卜的那种。”姑娘边说边张手比划,小脸儿红扑扑的。


  这姑娘在暗示你呢王皓,是个男人现在就拉着她上大街给堆个雪人也不辜负梁哥的好意,王皓几乎要站起来,但是心里另一个声音毫无预警的响了起来:可你不爱她。所以这微末的勇气瞬间泄了底,王皓苦笑,零下十度奔赴千里吹着海风在对方家门口冻成根冰棍儿就为了送一盒栗子蛋糕的疯狂事儿他是不会再做第二次了。


  “我爸爸跟梁叔以前是同学关系好着呢,去年还来我家做客,他挺常提起你,我就一直好奇,梁叔那么欣赏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今天终于见着了,跟我想象的差不多。”姑娘有些紧张,纤细的手指不停摩挲咖啡杯,“你,我能叫你皓哥吗?听梁叔说你好像还没对象是吧?”


  废了半天的话终于到重点了,王皓居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都是成年人何必装模作样,他措辞小心:男人三十而立还是以事业为重,当兵的一年难得能待在家,不能耽误了别人。


  “一般男人这么说要不就是相亲对象太差劲要不就是心里还有别人,皓哥你是哪一种?”见王皓沉默不答,姑娘调皮的眨眨眼,“我自认为没那么差劲,那……就是后面那种?”


  王皓不自觉流露出讨饶的表情,姑娘善解人意的笑笑,“我开玩笑的,不管怎么说,很高兴能见到你,咱们是朋友了吗?”


  对方笑容里的失落和小心让王皓心里升起强烈的负罪感,多好的姑娘啊,但也仅仅只是这样感叹。他站起来拥抱了一下她,“欢迎随时来长春玩儿,那声皓哥我不能让你白叫,你这年纪做我妹妹刚刚好。”


  姑娘用力点头,“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嘛,啊,真后悔,应该在梁叔第一次说起你的时候就来见你,也许就不一样了。”掩饰般的笑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王皓摇头,“一样的。”


  世界上好的人太多,对的人却只有一个,何其残忍。


  砰。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王皓对上坐在地上的张继科愤怒的眼神,顿时有些头疼。好了,现在可以拍一部电视剧了。


  喝醉的张继科没人拉得动,他就这么赖在地上赤红着双眼瞪着王皓,他那眼神好像在说,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看看我,还不拉拉我。王皓简直被他气笑了,他从咖啡厅绕出来走到大堂,似乎毫不费力的一拉张继科就乖乖站了起来,身边围着的朋友面面相觑,这哪儿来的兵哥跟张总关系怎么好像还有点儿特别。


  跟着张继科的小秘书伸手来扶,一边不好意思的直打招呼,“对不起对不起,张总喝多了。”张继科一把挥开他,口齿不清的说,“我自己能走。”王皓心说那你倒是放开我啊。


  小秘书送走了客人,把房卡塞王皓手里,“哥,你是唯一一个能制住我们张总的,他就拜托你了啊。”王皓还在犹豫,奈何对方跑太快,训练有素的劲儿估计没少吃张继科的苦头。王皓架着张继科上电梯,姑娘跟在后头帮他们拿包,王皓挺不好意思的,“说好请你喝咖啡结果还要你一起收拾烂摊子,真对不住哈。”


  姑娘赶紧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朋友要紧。


  刷房卡开了门,王皓看着那张两米×两米的豪华大床腿一软差点把张继科给摔了,王皓咬牙把人扔床上,和姑娘尴尬的互相看看,“我,我送你回去?”姑娘说这不好吧,你朋友醉成这样,我反正也要住酒店下去开个房就行,你留下来照顾他。看王皓为难的样子,姑娘开玩笑道,“要不我留着照顾他?”


  王皓干笑两声把姑娘送出了门。


  王皓以前酒量不怎么样的时候经常醉,军营里喝酒都像在搏命,所以王皓特别清楚醉酒的难受,抚着张继科的背给他顺气,这都在马桶边上蹲半小时了,看来晚上没怎么吃,吐的都是些黄水,王皓皱眉,“喝那么多也不怕酒精中毒哈。”张继科滑坐在地上喘气,看来是真醉了,不然怎么能从这话里头听出心疼来。


  浴缸里放满水王皓吃不准要不要给张继科换衣服,结果一秒没看住张继科自己就往里扑了进去,扎猛子似的脑袋埋在水里不出来,王皓慌慌张张去拔他,心说这豪华大床房透明玻璃窗还有个男人闷死在浴缸里,那老子真是没处说理儿了。两个人拔河似的对抗,王皓也被折腾了一身水,一浴缸水泼地上半浴缸,张继科还在那儿发疯,王皓狠狠把毛巾往地上一扔,“张继科,再装就过了。”



评论

热度(34)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