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六)

岱琅苟:

  (六)


  最后一顿晚餐是在军营里吃的,特朴素的大圆桌,东北人就讲究个实在,大脸盆装的饭菜跟看着就食欲旺盛。王皓做活动小结,稿子昨晚上小樊给他写的,清了清嗓子开了个各位领导各位同志好的头,王皓眉头一皱急转直下,豪放的一挥大手废话不多说大家吃好玩好。


  啪啪啪,发自内心的掌声。


  小樊着急的说皓哥你咋不念了呢,我写了一晚上你才念一句!王皓抓抓耳朵,这写的爱党爱人民,拥护基本国策以人为本一国两制的他们又不是共产党,听这些干啥玩儿。周雨鼓掌皓哥威武。王皓含蓄点头,周雨同志注意影响,不要太过激动。


  王皓记得以前张继科最不爱听这种教条主义,可他必然没想到比谁都不服管不听教的张继科居然入了党,那两万字洋洋洒洒的入党申请书还是他自个儿写的半个字都没从网上拉,许昕说张继科写出了气势写出了水平,哪儿是申请书呀分明是情书。张继科不屑,我这叫有感而发。许昕点头,谁说不是呢,军人家属觉悟就是不一样。张继科一秒变脸,你别跟我面前提他!许昕无辜,我说啥了我,我半个字都没提起王皓啊。张继科掐他你还说。许昕求饶,哥哥,你们都分了一年了,你还这么痴情我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求您别掐我了成吗?


  张继科是真讨厌别人提到王皓的名字,许昕一副恋爱专家我懂你的表情说因为你恨他,有多爱就有多恨,人之常情,施主切莫介怀,换个恋爱对象问题必然迎刃而解如果还不行那只能出家为僧遁入空门挥刀自宫了阿弥陀佛。张继科赏了他一个字,滚。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不想提起那人的名字,只是不想面对那个单单只是听到王皓两个字居然还会没出息的心跳过速的张继科。


  现在何止是听到名字,连人都在眼前晃呢。心脏病发你们连队管不管埋啊,张继科面无表情的想。


  王皓的本意是好的,他开了一瓶啤酒端端正正坐在张继科对面,“咱俩应该好好谈谈。”


  “谈什么?恋爱都谈过了,咱俩还有啥好谈的。”


  王皓被呛的接不上话,张继科换了个姿势,抱起手略有些挑衅的看向王皓,“行吧,我来跟王政委好好谈谈,你知道我最近跟进天街绿地那个项目,那块儿开发片区归你们军区管辖,李总上次组的那个饭局来意挺明显,做这种项目争的就是一个时间,上头的批文还要你王政委多多沟通,你说是不?”


  “只要你们工程合理合法,一定不会故意压你们的批文,这点不需要操心。”王皓皱了皱眉头,“继科儿,我就不能以一个老朋友老同学的身份找你叙叙旧?”


  “何止啊,还是老情人儿。”张继科似笑非笑,王皓被他这话刺痛了他知道,因为他自己也觉得痛,被揭开伤疤的痛,老实说还挺畅快淋漓。


  “你这样显得挺幼稚,张继科。”王皓捏紧了手里的啤酒,“我只是想解开咱俩心里的结,你能别老这么抗拒吗?”


  “我是挺幼稚,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求你离我远点儿王皓。”张继科站起来眼睛都没看他,“真的,离我远点儿吧,我真怕控制不住我自己。”


  “要打我一顿才解气,我保证不还手。”


  张继科笑,心想你可真天真啊王皓,能打你吗我?能打你就能解决的事儿我早八百年前追到长春揍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了,你还能安安稳稳坐这儿跟我拉家常?我压根不想揍你,我就想抱你,就想亲你,就想操的你一边哭一边喊我的名字。我在那儿装了那么久的死,你非要喊醒我干嘛呢王皓,当初放手放的那么坚决如今我也不想姿态难看,所以张继科说,“好聚好散吧,王皓。”


  王皓想,当初自己跟他提分手的时候张继科的心情一定跟现在的自己一样,不,还是不一样,自己今年三十岁了经历过大风大浪起起落落能把太多东西看淡看清,可那时候张继科才二十,雄心勃勃美好炽热的年纪,任何细微的伤害都会变成一把利刃直插胸口结成永远好不了的疤,“对不起,继科儿,当年没来得及说今天一并还给你。”


  王皓今天还记得当初他对张继科说的话,他说:继科儿,不止是你,还有我,咱俩都太年轻了,对自己的人生都没法儿负责还谈什么给对方负责。


  那句对不起不是后悔,而是站在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三十岁的王皓对二十岁的张继科的心疼。尽管这个心疼看来有些多余。


  张继科真怕听到那句对不起,就好像那段感情从头到尾就是个错误,又何尝不是个错误呢,今天被他亲手了结,多圆满的句号,像一部悲情小说。两个主角缘铿一面,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这样也不错。


  周雨樊振东指挥大巴清点人数,高高兴兴的来安安全全的回,皆大欢喜。王皓站在台阶上看底下一片黑压压的人头。


  “王教官,再见了。”


    再见吧。


  张继科靠着车窗听音乐,耳机里男人伤心的唱: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这歌可真心酸,张继科闭眼揉自己的鼻梁,多好的歌手啊能把人给唱哭了。


  大巴启动,周雨樊振东还在拼命挥手,年轻人就是容易结下深厚的友谊。王皓突然奔跑起来,他追着那辆大巴,车上不断有人探出脑袋来朝他挥手,王教官,我们会想你的,回去吧,别送了。


  王皓停下来看着车远远开走,他有点儿沮丧,他发现自己突然很想跟张继科说,好久不见了,我很想你,特别想。



评论

热度(41)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