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四)

岱琅苟:

(四)


  第二天的拓展内容显然轻松的多,特别是带了一些竞争的意味在里头,年轻人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李军伟发话,赢了的队伍加五天的年休,天上掉下个大馅饼,纯肉馅。张总也挺大方,他额外出钱,五百大洋每人以兹鼓励,掌声雷动,谁嚎了一声,土豪啊请跟我做朋友,哄然大笑。


  王皓也抿着嘴笑起来。


  张继科想,这钱花的值。


  分了三队,王皓,周雨,樊振东各带一队,配红色蓝色黄色丝巾系在手臂上。张继科自然被分给了周雨,各队围了个圈开作战会议,张继科给自己系丝巾,完全没注意周雨在说什么,眼睛直往隔壁的教官身上出溜。等听到笑声的时候才回过神来,周雨这队都出发了就剩张继科一个傻愣在那儿盯着别人家的教官看,张继科抓抓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追了上去,王皓轻舒口气,这被盯肉似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了,紧张到颤栗却隐隐有些兴奋。


 


  第一段儿是排雷,其实只是有些纸牌片事先或埋在土里或挂在树上或嵌进树皮让部队里老兵给藏起来,他们的任务就是收集“地雷”,收集的越多下一关的奖励就越多。一大群人风风火火的冲进场地,一副掘地三尺倒拔杨柳的气势。三个教官互相打过招呼只是注意所有人的安全并不过多的参与其中。


  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么的,六十张地雷张继科一人就找了近十五张。周雨笑着跟他皓哥炫耀,这我们队王牌。王皓点头深以为然,狗鼻子就是灵呀。


  过了排雷接着是障碍跑,走梅花桩过独木桥匍匐前进铁丝网,张继科跑的几乎要撕衣服,也不知道自己较个什么劲儿,大概所谓的不蒸馒头争口气吧。王皓抱着手呼啦啦这么大一群人里一眼就瞅着张继科,以前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这人很特别,好像自带一股气场,高调显眼唯我独尊,那股子拼劲和狠劲让王皓都感到心慌,他好多次跟王涛说起,他曾经带过一个大一新生,是个当兵的好苗子,王涛说那儿看出的?王皓想了想说,这人对胜利执着,不管干啥都能成大事。王涛逗他,那我给你找来当师弟怎么样?王皓摇头,笑的释然,他有他的路呀,涛哥。那是王涛几年来鲜有的听到王皓叫他涛哥的时候。


  冲过终点的哨声打断了王皓的回忆,张继科站在不远处气喘吁吁的喝水,周雨兴奋的拿秒表给他看:科哥你这都快赶上咱的专业水准了,真厉害。樊振东路过没大没小的踢了一脚周雨屁股:周雨同志我觉得你快背叛组织投靠敌人营地了。周雨莫名,张继科怎么就变成了敌方军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樊振东简直是个预言家。


 


  最后一轮的真人彩弹cs战,周雨他们队前两轮领尽风骚,可以多拿五把彩弹枪,没枪的掩护队员必要时可采取肉搏战术,有枪的冲锋陷阵捣毁敌人阵地。简单来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片杀呀中混战起来。


  张继科跟李军伟说你们公司职工感情挺好,对方笑的冷汗直流。转头张继科一枪爆了他的头,李军伟一脸难以置信,张继科摸了摸枪,冷淡的说我只想试试这枪好不好。收缴了对方的红色丝巾。


  死的真冤,李军伟临终前拉着王皓让他给自己报仇,王皓哭笑不得,四十多岁的人了入戏还挺快。


  樊振东周雨一脸跃跃欲试,王皓板着脸公事公办的交代他们比赛而已千万不能带私人感情,小伙儿点头点成了小狗,可爱的紧,王皓弯起嘴角一人摸了一下脑袋,“去吧。”


  话音刚落,两个人翻滚到一起赤手空拳厮杀起来,王皓冷笑,晚上加餐负重五公里越野两个人逃不了了。


  咻的一声,彩弹从王皓脸颊边擦过,“哪个瘪犊子跟你爷爷放暗枪!”对方被王皓突然的翻脸无情吓得举着枪愣那儿不动了,王皓在他身上突突了五六枪这才满意的拍拍他肩膀笑的灿若春花,“下次注意点儿哈,打哪儿不行非打脸,多伤感情呀。”


  小伙儿倒在地上心想打脸上怎么就伤感情了呢?还有我们教官笑起来真好看。


  


  张继科靠在墙角边用一个汽油桶做掩护,他离红队的大本营只差三百米,拔了他们的营旗就胜了。张继科蹲那儿擦了擦额角流下的汗,把枪搁在油桶上对准了看营的一名红队队员,心里默背侠客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轻轻扣动扳机。


  “别动哈。”


  张继科举起手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正在心里盘算对策,王皓二话不说一枪崩了他。张继科低头看看心口的红色彩弹,看看对面那笑的挺得意的胖子,于是那粒无情子弹便扎扎实实的穿进他的胸膛,无形的疼痛实体化具现化,让张继科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就爆发了,“王皓,你特么怎么能打我!”


  王皓莫名的眨眼,“我怎么不能打你了?”


  问的张继科哑口无言,可他还是觉得不痛快,都特么不痛快六年了,这让他不管不顾的吼了出来,“那你也特么该给我点时间!”


  “给你点时间不就跑了吗?”


  “那你就能直接判我死刑?让我没半点心理准备,哪怕是缓缓的机会都没有?”张继科猛地举起手里的枪朝着王皓就是一通瞎射,虽然是彩弹也还有点力度,王皓连着退了好几步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张继科子弹完了才发泄似的吼了一声把枪扔开一脚踹翻了边上的油桶。王皓盘腿坐起来,语气里也带上了恼怒之色,“闹够了?”


  张继科死死盯着王皓,“以前你当我是闹,现在还当我是闹,王皓,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笑话是吧,哈,真好笑,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王皓脸色一白。


  张继科当他是默认,这样的认知让他再多的不甘心都变成了自说自话自欺欺人,真正的觉得自己可笑起来。好像抽干了力道,张继科漠然的解开绑在手臂上的丝巾扔给王皓,头也不回道,“你赢了。”

评论

热度(39)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