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三)

岱琅苟:

 “稍息,立正!稍息。”背着手标准军姿的青年,虎头虎脑看上去也不比他们大多少,“这半个月期间我就是你们三班的教官,我叫王皓,吉林的。”


  还没真正感受到军训气氛的大一新生不知道谁没正形的吹了个口哨,“吉林俊男。”哄堂大笑。


  王皓拧起眉头,“刚谁说话的,出列。”


  冷峻的像一把刀。没人敢出声,王皓眼神锐利的扫过一张张还显稚嫩的脸,“第一次犯错我可以原谅,但是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干哈呢干哈呢,没吃饱饭啊,明白没有!”


  “明白了!”


  “给我站二十分钟军姿,全体都有,立正。”王皓从排头开始一个个往下看。


“手抽筋呢跟鸡爪似的,并拢,贴裤缝。”


“脚尖朝外六十度,六十度多少啊,数学这么好,敢情你这幼儿园跳级读大学的哈。”


“我说能动了吗?屁股后头有火烤是怎么的?你就得当自己是邱少云。”


王皓走到少年面前,一脸嫌弃的拎起他的领子把扣子扣上,“部队里没姑娘你扣这样勾引谁?”


  “我热。”少年不服气的梗起脖子。


  王皓一挑眉,“我允许你顶嘴了吗?”


  “你也没不许我说话。”


  “哟,脾气挺大。”王皓似笑非笑,“热是吧?”


  “非常非常热。”


  “那咱凉快凉快哈,来,绕跑道十圈,按咱们部队五千米的及格线给你算,二十二分钟,给大家伙带点风哈。”王皓笑眯眯的看着少年,“来,出列,你什么时候跑完,他们什么时候休息。”


  少年一脸倔强,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了王皓的样子,可看看在大太阳下头站军姿的同学最后不得不屈服,闷不吭声的撒腿就开跑。王皓站在草坪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踩着塑胶跑道,偶尔看看表,别说,到底年轻跑的可真快呀。


  跑到最后三圈的时候少年身上的衣服早湿透了,满头大汗喘的跟来不上气似的,王皓跟着他跑了两步笑盈盈的调戏他,“服个软可以考虑让你少跑一圈哈。”


  “不服。”少年倔的跟头牛似的,不乐意王皓跟着他,这种时候竟然还能加速起来。王皓心里可惜,多好的苗子呀不知道以后想不想来当兵。


  最后一圈跑下来张继科是瘸着腿回的队伍,王皓带头给他鼓了掌,“意志品质不错哈,你叫啥名儿?”


  少年抬头眼睛亮的泛光,“我叫张继科,青岛小哥。”


 


  张继科猛地从梦里醒来,万籁俱寂,心跳都听得见。张继科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生怕吵醒了上铺的周雨。脑袋枕着手闭上眼却再也睡不起,大概是因为白天的体能训练让他整个人都兴奋了才会辗转难眠。


  还以为早就模糊的记忆原来只是刻意不去想起,那些过往依旧清晰如昨。只要闭上眼,脑海里两个王皓的影子就会重叠起来,当年的意气风发和如今的沉稳霸气,不管是哪个样子张继科发现都毫无意外的能让他怦然心动,一如那年他笑着问他名字的感觉。


  真是个难熬的夜晚。


  “你睡不着?”


  突然的出声让张继科吓了一跳,周雨从上铺探出个脑袋来,适应了半天才找着张继科的脸。“是不是太累了?”


  张继科含糊其辞的嗯了一声,周雨倒回去,“适应适应就好了,睡吧,明天带你们去玩排雷,那个可有意思。”


  沉默了一会儿,张继科开口道,“你多大?”


  “二十二了。”


  “比我小四岁。怎么想着去当兵?”


  周雨睁着眼看天花板,“其实我知道我不是当兵那块材料,当初在河南濮阳军区的时候被分到了后勤部,我知道自己天分不足只能比别人多练点儿多用心点儿,我以为自己会一直待在那直到退伍,两年前省军事演习的时候王涛,王大校来我们这儿视察,他把我带回了长春尖子连,让皓哥带我,就算到今天我还觉得跟做梦似的。”


  “这只能说明机会都留给有准备的人。”张继科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仰躺着,满脑子都是那句让皓哥带我,他用自己都不明白的情绪感叹,“但周雨,你还是幸运的。”


  周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嗯,我也这么觉得,这里真好,王大校很好,皓哥也很好。”


  “多好?”张继科忍不住问他,“王皓多好?”


  “皓哥?皓哥别看今天对你们凶巴巴冷冰冰的样子,其实他很爱跟我们开玩笑,指导我们的时候很用心很耐心,虽然急起来说的话能气死一个连,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是为我们好。诶,你知道吗,”周雨说的来劲儿了,翻起来拍了拍栏杆,“你现在看皓哥就……好像还挺圆润的,其实军事能力可强了,是我们军区好几个项目的记录保持者。”


  “嗯,皓哥可厉害了,你知道国际军事五项吗?你大概不知道,我这么说吧,这个比赛要类比过来就是部队里的奥林匹克,皓哥他们连续三届团体冠军,太争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樊振东也忍不住插了一嘴,满心满眼的自豪和钦佩,还带着正合时宜的憧憬与向往。


  张继科心说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了,他第一次夺冠的照片还在我家抽屉里搁着呢,凌晨三点给我打的电话,说他赢了,说他没辜负队里的期望,说拿到的奖金能给家里添个大彩电,说着说着就哭了,隔着好几千公里跟我哭呢,这些你们不知道。


  后来变成了樊振东和周雨的夜谈,从王皓的夺冠谈到王涛的风光,从刘国梁的卫冕谈到孔令辉的制霸,一个个鲜活的军人梦,热血沸腾。


  在这些零星的片段里,张继科渐渐犯起了迷糊,他又梦见了那个夏夜,宿舍老式的电风扇吱呀吱呀的转,他不停的刷着网站,紧张的跟查高考分数似的,终于在网站上刷出了王皓他们夺冠的新闻,短短的篇幅略显潦草,只有那四张年轻张扬的脸鲜活的像是要从电脑屏幕里蹦出来,穿着笔挺的军装挥舞着五星红旗,张继科就是那时候清楚了自己对王皓的心思,对着一张照片都能硬起来,张继科你可真是天赋异禀。


  可是那样的王皓,青葱笔直如翠竹,霸道凶悍如猛虎,你能想到所有最美好的样子他都有,怎么会不跌进那张早就织好的网里,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42)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