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二)

岱琅苟:

 (二)


  所谓冤家路窄,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什么乱七八糟的,张继科撸了把发尾,把涣散的思绪重新集中到面前离他一步之遥的教官身上,对方的眼神也正堪堪透过来然后随意的撇开。


  How old are you!


  其实这次的碰面是可以避免的,李军伟热忱的邀请张继科参加他们公司的野外拓展训练活动的时候他明明可以拒绝,可听到教官就是上礼拜晚上见过的王政委时,又鬼使神差的应承了下来,张继科想一定是因为怕被那胖子看不起才答应的,听到前对象的名字就逃走这种行为一点都不男人。


  这种单位拓展活动王皓他们军区组织过不少,但通常都只开放一个高射炮营或一个部队训练基地,这事儿本来不归王皓管,只是正巧听到李军伟跟他秘书说请上张继科,王皓才主动请缨做这次活动的临时教官。王皓想他只是最近没任务比较清闲又是老朋友了才格外照顾一次,才不是因为张小狗哈 


  “咱们这次的活动非常有意义,你们这些坐办公室的吹不着风淋不着雨晒不着太阳,太娇气这样不好哈,今天的任务一个就是培养你们的团队协作能力,一个就是锻炼你们的意志品质,要做到特别能吃苦,明白了吗?”王皓背着手一脸严肃的来回溜达。


  跟他身后这次活动的两个辅导员兵蛋子樊振东和周雨憋不住,互相挤眉弄眼吭声吃吭吃的笑。这话当初是孔连长跟王皓说的,特别在全连面前着重表扬过他,说这五个字前四个字做的特别好。


  “明白了。”


  “干哈呢干哈呢,没吃饱饭啊,明白没有!”


  “明白了!”


  王皓露出了一早上来第一个满意的笑容,太阳刚刚完全升起,照着他的脸熠熠生辉,张继科情不自禁眯起眼,他分不清是因为王皓笑的样子太刺眼,还是因为那太耀眼。


  “这是你们这次的指导教官,樊振东,周雨。”两个兵蛋子跨前一步出列,动作标准潇洒,王皓得意的点点头,能不好吗,他带出来的兵。“你们跟教官回宿舍把迷彩服换上熟悉熟悉环境,现在七点零五,过半个小时大操场集合,解散。”


  一说解散百来号人顿时哄乱起来,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张继科就把王皓看丢了,李军伟揽着张继科略显亲热的拍拍他肩膀,“我跟你说,这活动挺有意思,咱们单位基本上一年搞一次,比组织个旅游啥的来劲儿多了,过会儿还有那什么体能训练排雷竞赛,还有最带劲儿的,打靶,真枪实弹啊兄弟。”


  张继科点点头,顺着人流跟那个叫周雨的小教官往宿舍走。李军伟看对方没什么表示有些尴尬,心想这摸不透脾气的张总估计是不太喜欢这种军事活动的。


  大通铺宿舍,一个房间二十四个人,不多不少正巧留出张继科一个人,虽然是李军伟请来的贵客,可是别人跟他不熟,也没谁想换他的位置,张继科手里拎着那套迷彩服跟木桩子似的杵在那儿,周雨拍拍他,笑的一脸灿烂,“要不,你跟我住吧。”


  四人间的临时宿舍,给教官住的。周雨领张继科回来的时候樊振东已经回来了,双脚踩在方凳横杠上,抬着头笑的憨态可掬看上去愈发的显年纪小。侧对着他们的身影正叽里咕噜交代什么,说着还伸手去摸樊振东的脑袋,眼里的疼爱之色简直让张继科撕心裂肺。


  王皓听到推门声自然的转过头来,却在看到周雨身后的张继科时愣了一下。周雨解释正好多一个人就让他住我们宿舍,王皓哦了一声再没下文。张继科低垂着眼闷声不吭的站在门边,倔强的像他十九岁的样子。


  王皓说,“傻站那儿干嘛,赶紧把衣服换了。”


  张继科还不动,王皓笑,“都男人,你害羞不成?”张继科对他怒目而视,一把扯了自己的衣服利索的换了起来。


  要不是那些紧绷的肌肉,大概也没人能看得出面无表情的张继科在紧张。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几乎在王皓面前全裸,与其说尴尬不如说张继科在炫耀那些依然让人吃惊的肌肉群组,特别是那一双王皓流着口水夸过的田鸡腿。


  王皓半抱着臂直勾勾的看着张继科,他结实的腹肌,他胸前摇晃的玉,他后背嚣张的纹身,还有……王皓看着那鼓起的裤头不自在的撇开眼睛。张继科扣上腰带的时候王皓走了过来,自然的给他把敞开的衣领扣上,王皓说,部队里没姑娘你扣这样勾引谁。


  张继科突然有点想哭,可他不是那样的人,这种汹涌的情绪被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那是多年前王皓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相同的场景相同的人物,只是时间不对了,所以一切都不对了。


  王皓扣的很快,他退后一步审视张继科站的笔挺的身姿,复杂的情绪里终究欣慰和自豪占了上风,再相逢时,张继科能是这样的张继科,真好。


  樊振东稚气的揉了揉眼睛,心想我就说皓哥老温柔了,大番他们还不信,哼。

评论

热度(46)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