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AT】葡萄成熟时(一)

岱琅苟:

又名霸道总裁和他的军官情人


一颗酸葡萄最终酿成醇厚红酒的狗血故事,ooc雷点×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极其普通的饭局。


   张继科向来也不是热络的性格,入了座和人寒暄了几句接了服务员儿递过来的热毛巾捂着手便耷拉着眼不再出声了。圈子里也都知道他的脾气,背地里叫他藏獒,这人眼光好手段狠,看准的项目从来没失过手,商圈里厮杀搏命,次次赌上全副身家,多少人想看他从高楼大厦摔到泥地恨不得踩他进土里,可他从未让他们如愿,一次都没有。这便让他有了傲、有了狂的资本。


  然而,就在他抬眼看到推门而入的那个男人的时候,张继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经营几乎毁于一旦。


  来人穿着一身日常的灰绿色作战服蹬着黑色短靴,剃着利落的短发脑门竖个极有个性的尖儿,整个人看着精精神神眼神炯炯。李军伟熟络的迎上去同他握手,“王政委,太赏脸了今天,来来来,这边我给你介绍,这次跟咱们合作天街绿地那工程的张总,张继科,昨儿刚从青岛来的。”


  那个似乎来头挺大的王政委看向张继科的时候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张继科觉得自己后背汗毛倒竖,腮帮子都快咬疼。对方友好的先朝他伸手,还是那一口地道的东北味儿,“欢迎来咱们长春,我叫王皓。”


  张继科手往毛巾里狠狠蹭了蹭继而握了上去,带着薄茧的温暖的掌心让张继科几乎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发现即便过去了六年,不思不见,只要一点点的星火,他依然会被他燎原。张继科痛恨这样的自己。可他今年二十六了,不会再因为那小小的碰触开心到忘乎所以,他绷着脸直视王皓的眼睛,想从那清澈如旧的瞳孔里窥探些什么,“我叫张继科,青岛小哥。” 


  一顿便饭吃的暗潮涌动、各怀心思。


  张继科眼观鼻鼻观心,专心于眼前那盘清炒西兰花,王皓左右逢源,推不掉的白酒一盅盅往下灌,俩颊绯红鼻尖儿冒着汗,要不是眼尾额角的皱纹真看不出三十的年纪。王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主动给自己满了一杯,他扫视全桌,视线有意无意的最后落在张继科脸上,对方低着头垂着眼却好像不为所动。王皓笑笑,说今儿个喝高兴了,咱们在长春在这里遇上了就是缘分,就是朋友,话不多说,都在酒里,先干为敬。说罢一仰头闷了下去,席间掌声雷动。张继科终于抬眼看他,看他闭起的双眼,看他仰起的脖子,看他滑动的喉结,看他难受而皱眉的小动作……然后张继科喝了整晚唯一一杯酒。


  散场的时候王皓已经走不了直线,李军伟说要送他手刚揽上来,张继科不声不响的插了进来,不容抗拒道,“我顺路,我来送。”


  动作略显粗鲁的把人推进副驾驶,几乎是凶狠的摔上车门,大概是用力过猛,连手都在抖。张继科从兜里摸了包烟,他很少抽,备了也是席间发来用的。他站在那很快抽完了一支烟,用脚碾灭了烟头,深吸一口气重新打开车门,低头给王皓绑安全带。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继科儿。”


    王皓没有睁眼。多聪明啊,真聪明,张继科想。如果他睁着眼,张继科并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或许会揍他一顿或许会狠狠撕咬他柔软的嘴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静的替他扣上安全带,关上车门从容的回到自己的驾驶室,还有闲情逸致回答他,“咱们分手那天。”


  真讽刺。


  张继科的车开的很稳,一点都不像他以前的样子。王皓惋惜的想,以前骑自行车带他的时候老猛了,摔断过他一条腿。王皓半眯着眼,余光能瞥到张继科专心致志的侧脸,那是一张被时间历练过的脸,沉稳英气充满了男人味儿,以前还是学生总穿着T恤和奇怪品味的撞色运动短裤而现在却西装革履金边眼镜,英俊的有些陌生。五年没见变化还挺大哈,终于长大了,他的小奶狗,哦,已经不是他的了。想到这里王皓心里猛地一酸,继而鼻子也开始酸了起来,王皓用手捏了捏鼻子,捏出了一手的血。王皓当兵这么多年什么伤没受过,血肉模糊翻皮见骨不都是咬咬牙就过了,可眼下不同,王皓没来由的觉得委屈,觉得慌张,借着酒劲儿他颤抖着声音喊,“继科儿,继科儿,血,血。”


  张继科被王皓吓坏了,一个急刹停在应急车道,松了安全带翻过身来一手慌张的抹他下巴的血一手温柔的捏住王皓的鼻梁,哄孩子似的跟他念,“没事儿没事儿,就流鼻血,谁让你刚人参鸽汤喝那么多,都这么胖了还补。”说完自己也愣了,继而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车流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照过来的灯光在他们脸上打了一重重暧昧的阴影。


  王皓耸了耸鼻子,有些尴尬的撇开头,“好像不流了。”


  张继科哦了一声翻身坐回去,抽出纸巾擦手指上沾到的血,擦不掉的是指尖王皓皮肤的触觉和他依然怀念着的味道。


  王皓揉了揉鼻子试图打破僵持的局面,半开玩笑道,“胖怎么了!你还老很多了哈。”


  刚刚起步的车又一个急刹,王皓说你干哈呢。


  “王皓你挺得意吧,”张继科狠狠的拍了一把方向盘,“当初把我整的五迷三道的,六年过去了,我在你跟前还特么像个毛躁小伙儿,你心里是不是特得意啊。”


  王皓沉默不语,张继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双手搓了搓脸往后撸了把头发,重新踩油门上路,面上表情也恢复波澜不惊的样子,“不好意思,失态了,你当我喝醉了说胡话。”


  “继科儿,你成熟了,要搁以前……”王皓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没有以前了。”张继科冷酷的打断王皓的话,“咱们之间没有以前。”


  王皓捏紧拳头,死死盯着外套上那滴暗红色的血滴,受了伤,流了血,总有一天会好的。



评论

热度(62)

  1. 好你个叶不修岱琅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