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胖胖球w题目没有想好qwq

Ragdoll.S:

雨水的气息蔓延伦敦的傍晚,远方钟声悠悠传来。泰晤士河的粼粼波光倒映着夕阳的余晖,夏日温和的阳光最后亲吻这座城市的街头,温暖的晚风拂过古罗马文化留下的丝丝缕缕。


刚刚达成他的大满贯成就的张继科注视着国旗冉冉上升,那抹骄傲的红色烙印在他记忆深处,余光瞄见身边的队友,他想起了多年以前,在另一个城市,以另一种方式注视着升旗。


他避开刺目的灯光,将近午夜的,星辰若隐若现,天河似是随着星云静静流淌,好像整座城市都静了下来,喧嚣隐于恬淡的月光。


这样的夜晚,甚至给人一种流星就要划过天际的错觉。张继科能给自己找出失眠的一百种理由,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他想现在在他的故乡,云层后溢出的金色,大概正在日出。


他想起了八年前。


那年他16岁,没有初恋的晴天,没有放课后的午后,只有暑气带来烦躁的思绪和一台老电视。


一年前,他打进了国家队,就像刚刚苏醒的丛林之王被宣告着他的时代已经结束,这年他又回到了省队。


原因是违反队规,愤怒让他把自己埋入永无止尽的训练。汗水顺着发梢滑落,划过他的眉心与脸颊,浸湿了上衣。他几乎站不稳,只想醉在南风里。


黄昏吞噬烈日,最后一抹紫色也消失在西边的天空。张继科最后还是忍不住看了奥运会比赛的直播,在他印象里一下就打到决赛了,但决赛却很漫长。他看见特写镜头移到王皓的脸庞,紧张下他的睫毛微微颤动,汗水划过他五官的轮廓。


王皓逆向发球,张继科听见球落在球台的声响,像是直叩他的心弦。他觉得王皓会赢,一如既往地会赢。他第一次见到王皓是进入国家队的第二天。


“皓哥真行啊。”身旁的马龙扔过来一瓶水,他们同一年进入国家队,又年龄相仿,自然而然地就经常分在一组练习。而此时的王皓,已经作为国家队主力名声四起。


张继科没有说什么,只是咕噜咕噜大口地喝下那瓶水,他感觉见到王皓的每一次后者都在训练,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去打个招呼,倒是王皓有时候转身会看见他们几个师弟坐在场外休息,然后他会朝张继科他们的方向露出一个笑容。就好像不知道疲惫似的。


这时候马龙总会扬扬手,而张继科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那个笑容,似乎还没有给他回复的机会,他就被赶出国家队了。


该死的真丢人,他狠狠捏紧拳头,这下王皓大概认识他了,以这样一个不光彩的原因。


赛场上王皓也捏紧拳头,他刚刚吃力地拿下第二场,明明熟悉的对手却让他难以应对。


很快我就能回国家队去的,张继科这么想着。他继续看那场比赛,试着平复自己的情绪,但场上的局势似乎让他更紧张了。怎么会呢,在他记忆力王皓从来没有输给过那位韩国选手,他强迫自己睁大眼睛看得清楚些。


比分停留在4:2,时间仿佛静止了。张继科皱起眉,有些不忍看王皓失落的背影,他看着位列第二高的五星红旗,好像那些画面都模糊不清,他看着国旗冉冉上升。


伦敦的夜晚又开始下雨了,张继科听着雨声淋淋漓漓地清唱,伦敦的夜景都远去,他回忆起这八年来踏过的征途,好像还停留在午后长他五岁师兄的那个笑容。


八年前王皓生命里的第一场奥运会留下的遗憾刺激着他,张继科感觉这是将近一年来他想回国家队的意念最强的一次。那天晚上他给马龙打了个电话。


“你小子还记得我啊。”电话那边马龙的声音不愠不火,开玩笑似的开场。


“这不想起你了嘛。”张继科有些尴尬地说道,确实他离开国家队后没有和昔日的队友联系过,不平衡的心理促使他想靠近国家队又想避开与之相关的消息。“刚刚比赛你看了吧?”他继续说。


“看了。”那边马龙深吸一口气,“当然看了,你不知道现在队里都炸开锅了,皓哥那场太可惜了。”


张继科感觉心脏一颤,他极力掩饰着心跳的加速,“……他还好吧?”


“不知道。”马龙过了一会才开口,“我没看见他,大概……我是说皓哥肯定不会消沉下去的。”


张继科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只是嗯了一声以作回应。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倒是马龙接着问道,“兄弟等你呢。”


“信我要不了多久了。”张继科暗暗握拳,他抿了抿嘴唇说,“到时候你别变成等我回来虐你哦。”


确实很快,起码在他觉得,这两年确实过得很快,几乎在不间歇的训练中度过。2006那年,他18岁,再一次回到了国家队。

评论

热度(37)

  1. 好你个叶不修子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