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谭安】初发芙蓉4

福利

东风不待待春风:

警告:呃?反正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都是有NTR的,建议魏兄的粉丝不要看,如果看了,请不要打我QAQ 分级是NC17


前面的话:乘着现在安迪宝宝跟魏兄分手了和小包总才刚刚开始,让我广阔天地一番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一切美好都是他们的,一切不美好和OOC全部在于我




4.




安迪有些醉了。当魏渭吻上她的时候,她先是有些发愣。
紧张感和不适感抓住了她,虽然她也有过接吻的经验,可是不明白为什么,当魏渭靠上来时,胃里像收紧了一般的坠涨难忍,伴随着的则是无数次她经历过的,对陌生的气息入侵自己领地的害怕和不安。
无论如何,她都不觉得奇点能够完全接受自己,她害怕自己会伤到这个人,所以只能拼命地在脑海里回想着他对自己说过的那几句:我想,我愿意,我希望……
然而,收效甚微。
她克制再克制,用了全身的气力去适应,然而,当对方更深一步地触碰她身体的时候,胃里翻涌而起的不适感击碎了她所有的逞强。
还是不行,看着一脸震惊地躺在地上的魏渭,她既愧疚又无奈,更多的还有恐惧和焦虑。
魏渭走了,安迪在暧昧模糊的灯光中发愣。然后她拿起手机,像是寻求救赎似地,手指颤抖着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怎么了,安迪,这么晚了还给我打电话。”谭宗明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安迪立刻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
“老谭,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可是我……你能来我家一趟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随后是千言万语只化作一个字的回答:“好。”
安迪缓缓地放下手机,看着窗外明明灭灭地灯光发呆,魏渭的存在一直都让她意识到自己和常人终究不同,让她痛苦,自责,让她的自我否定越来越深,毕竟这个他喜欢的人已经这样明确地表达了对她的爱意与接纳,可是她却无论如何都……
她现在急需一个肯定,她想确定自己是正常的,她想弄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敲门声响了起来,将安迪从杂乱无章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她像恍然回到现实那般,挣扎着起身去开门。
谭宗明有些喘,身上带着在深夜中疾奔染上的湿气和凉意。他的眉头蹙起,眼睛亮若灯塔又深如幽谭,纠缠夹裹着种种情绪,就这么直直地凝视着安迪,后者被他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所包裹,呆立一分钟还未回过神来。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谭宗明笑了,打破了沉默。
“啊,不好意思,进来吧。”安迪低下头,神色木然,无甚大的波澜。
“你怎么了?”谭宗明担心地看着安迪,刚刚落座便忍不住出声询问。
“我……今晚魏渭本来打算在我这里过夜。”安迪没有看坐在她身侧地谭宗明,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明明喜欢他,可是我还是接受不了他对我的那些……更亲密的举动。”安迪将双手撑到脑袋上,一副苦闷无比的模样。
“老谭,我还是有问题,即使我像你说的那样多去跟人接触,跟人交朋友,可是,我始终还是跟正常人不一样。”安迪叹了一口气,语气里满满地自我厌弃。
沙发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安迪感觉到了一阵熟悉的感觉的靠近,下一秒,她被谭宗明搂入了怀里。
一个温暖又令人心安的怀抱。
“害怕吗?”谭宗明在离她耳根几尺的地方轻声询问道。
“不。”
“讨厌吗?”
“不会。”
“想逃吗?”谭宗明的声音高了几度,他说话间的气流微微喷在了安迪的侧颊上。
“不,不想,”安迪瑟缩了一下,她回答的声音有些抖,“不仅不想,我还觉得……这样很好。”
“魏渭这样抱过你吗?”
“抱过,”安迪闭上眼睛,她回想着在山庄里的那个拥抱,将下巴搁在谭宗明的肩膀上,叹息似地补充道,“可是没有现在的感觉好。”
谭宗明用手理了理安迪的头发,诱哄道:“现在的感觉有多好?”
“除了跟他的一样感到温暖,现在这样,让我觉得安全,还有,一种说形容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安迪组织着语言,她继续说道“我只能说,我的多巴胺在大量的分泌,我现在感到很愉快。”
谭宗明失笑,他放开了安迪,换了个话题继续道:“今晚你们做了什么,能说给我听听吗。”
“我们喝了酒,他还拉着我跳舞,然后……他吻了我。”安迪的脸颊上恢复了神采,语气变得轻快。
谭宗明将安迪从沙发上拉了出来,他一手揽上安迪的后腰,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笑着问道:“像这样?”
安迪被他的笑容感染,内心明亮了起来。明明是同样的动作,可是和谭宗明一起,就没有任何的尴尬,别扭,或者不适,此刻安迪的身体十分地放松而自然。
“跟着我来几步。”谭宗明手上的力气加大了些,安迪被他拉得更近了几寸,熟悉又带走侵略性的气息将她裹了起来,还是那种安心又愉快的感觉,安迪禁不住有些雀跃了起来,她仰头看着谭宗明,笑容有如牡丹花般鲜艳。
安迪跟着谭宗明踩着舞步,有那么一瞬她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又刚刚经历过什么,她的世界里仿佛只剩下了谭宗明,和似大海般无边的舒畅感。


因为微博跟简书都挂了,用的AO3,这次的肉不肥,很瘦,只要不是移动的网应该都能打开连接,移动的网建议下个green vpn什么的,有免费的线路

清晨,安迪眼皮微颤了几下后张开了,身体上下的酸软让她皱起了眉头,她看了眼身上的睡衣后,挣扎着下了床,出了房间门后看到了谭宗明围着围裙摆放餐具的一幕。
“喂,老谭,我可不记得你会做饭。”安迪语带惊讶,却面露期待。
“在美国留学的时候,遇到你之前我一直是自己做饭,”谭宗明笑得有些小得意,“来尝尝,希望我的手艺还没有退步。”


 


-------结尾是因为我想强行拢回主线,不能接受的宝宝们无视就好-------------



“老谭,我应该跟魏渭分手吗?”安迪放下了刀叉,不确定地问道。
“你弄明白为什么不能接受他的亲密举动了吗?”谭宗明的语气同这十几年一样,带着长辈的循循善诱。
“我觉得是因为我还不够信任他,我不相信他能完全的接受我。”
谭宗明切煎蛋的手停了一下,他说道:“你没说错,人都是自私的,毕竟你们真正接触也就这么一段时间,如果你觉得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可以继续下去。”
安迪看着他,迷惑了起来,她正想开口,谭宗明就打断了她。
“他是个商人,风险评估也是重要的一环,你跟他继续就行了,结果如何,谁也无法料想和控制。”谭宗明看着她,语气严肃。
“如果你们最后在一起了,你可以让他来揍我,都是我的错。”
“不,老谭,是我需要你的帮助……”
谭宗明用手指压上她的嘴唇,然后用拇指蹭了蹭她的嘴角,他深深地凝视着安迪,深情中带着些隐晦的精明,他用气息说道:“都是我的错。”


 


 





评论(3)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