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个叶不修

【欢乐颂·谭安】斯世同怀番外·季子平安否

Litoin:

   拖了好久的安迪护夫梗,我已经虚脱到写不出题记(╯□╰)


—————————————————


   谭宗明最近遇到点麻烦,连带着公司上下人心惶惶。


   事情是这样:晟煊几年前和杭州一家大型国企合作了一系列高新技术中心的建设项目,眼看着工程即将收尾,结果中央的巡视组下来查出该国企内部有违规行为。领导班子从董事长到法务老总进去的人能凑一桌喝茶,作为合作对象的晟煊自然是要配合调查的。


   谭宗明去了杭州,COO自然要顶上监管公司的日常运作。这个COO叫庄敏,是谭宗明的一个师妹,说起来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爷爷辈是战友,庄家大小姐从小也是跟着老爷子在大院里长大的。大龄未嫁的大小姐,聪明漂亮又能干,放着庄家的地产企业不管在师哥家的公司一待就是十三年。说是心里没点想法旁人也不会信。


  本来以为一周怎么都得解决的事情,好像又因为晟煊的竞争对手出来搅了趟浑水,所有的调查又要重来一遍。大家族里出来的小姐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忙不迟迭地找了家里的叔伯进京下杭打点。


    而另一边,谭宗明的正牌女友安迪,一来是不懂得国内这套东西,二来也知道自己关心则乱帮不上忙,于是一头扎进新一轮的收购方案里没日没夜。知道的人明白这是她和谭宗明在工作上各司其职的一贯表现,可在有些人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安迪,总部庄总说要约你今天见个面,了解一下Sharks的收购进程。”安迪今早一回到办公室,就听到Amy跟她说这件事。


  “OK没问题,今天下午我要等进一步的预算,应该比较闲。你安排吧。”安迪明白交接的需要,以为自己错觉看到Amy的脸上有一丝莫名的兴奋,就是那种小邱关关听到八卦时候的.....目露贼光。 


     所以当安迪听到那声“你就是安迪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的时候,她就迅速反应过来,Amy那种等着却又不敢看上司的戏的奇怪表情是为什么了。这个小丫头,真是太闲了。


   “庄总好。”安迪一脸平静,眼睛里依旧清澈,却深不见底。看向来人的方向有些背光,她不动声色地敛敛眉,“Sharks的下一步进展我跟您报告一下。”


   “不必了,基本方案我那都有,我知道你们团队的水平。”庄敏轻描淡写地挥挥手,“说起来倒是很遗憾,安迪小姐回上海的时候我在北京,我回来了你又去了香港,导致我们第一次的见面这么晚也这么不正式。”


  “庄总今天来不会只是来和我表达这种...夸赞之情的吧?”安迪微笑,笑意却完全没有超出嘴角一丝一毫。


  “你倒是很聪明,我也不跟你兜圈子。我来就是想问问你,我师哥当初对你遇到的任何麻烦百般维护,现在他有麻烦,你就是这样回报他的?待在遥远的上海,不闻不问?”庄敏秀气的柳叶眉因为突然迸发的怒意高高上扬,直直耸到发际线里面去。


  “不闻不问?我只知道他行政方面的工作我一无所知,我现在在这里做好我的收购,就是为他做事,为集团做事。”安迪一愣,忍住心里的烦躁,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


  “呵,你说的倒是很轻松,谁知道你是不是急着撇清关系?”庄敏从喉头挤出一声冷哼,语气坚冷如冰。


  “如果庄总质疑我对公司的忠诚度,可以向董事会提出解除我的职务。如果没有其他事,您可以请回了,我一会儿还和市场部有个会要开,当然您也可以留下旁听。”


    安迪几乎是无动于衷的神情更加刺激到对面的人,庄敏站住,脸上的神情丰富至极,愤怒、鄙夷、惊愕不一而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你的爱人,他现在被卷进一起牵扯政治的经济案件,而你却在这里高高挂起,甚至没有为他跑过一趟关系,找过一个人。”如果不是在办公室里,安迪毫不怀疑自己会被当头甩一巴掌。“你以为你是谁?他为什么会爱上你这种冷血至极的人?假清高、自以为是、不近人情。”  


  “这些事情我不懂,也不想帮倒忙,所以我全部拜托他的朋友帮忙。”安迪昨晚和老严见过面,心里大概有数,她顿一顿,接着说:“看来你是真的关心他。”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庄敏,“我从小认识师哥,他在哪读书我就在哪,他接手家里的公司我就跟过来帮他,我关心他比你多得多,你没有资格评价。呵呵,好一个不知者,这样清高,像是你的行为。”谁说暗恋是世界上最懦弱的感情?它明明就赋予了人们干出一切疯狂举动的勇气和力量。


     安迪挑眉,“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已经做了很多,你永远也不可能像我一样做那么多。就算最后最坏的结果,我就陪他坐牢,他下地狱我也陪他一起下地狱。我可以为了他什么都不要,甚至去死,你可以吗?”庄敏说到愤慨处,一张小脸几近扭曲变形。


  “下地狱?你为什么觉得谭宗明会有这一天?”安迪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首先,我不是你,你不要拿这种方式衡量我的感情。如果是我,我绝不允许他,当然还有我自己走上歪路,这些事情,我绝对不相信和他有任何关系。我了解公司的账目,更了解他。”安迪说着有些激动,声调也变得急促:“我们都是商人,逐利是本性,可是道德和底线一刻都不会忘。你可以说我假正经,说我沽名钓誉,但是,我绝对不会怀疑我爱的人的人格然后再做出痴情的模样和他一起堕落。我努力工作,以前是为自己,现在是为他,是为了让他更少后顾之忧,让他能更好施展自己的抱负。”


    看着对面的人一时语塞,安迪反倒没了要停下来的意思:“再说了,谭家是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他们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伯父伯母有他们的方式帮忙,我和老谭也有朋友。我是谭宗明的女人,我做得好不好,只有他能说我。”语毕她又恢复了微笑,“如何,庄总听够了吗?”


 


    晚上通电话的时候,谭宗明的声音听起来放松很多:“我这边快完事了,查到最后部委都出动了。晟煊自然是清白不可能查出什么,但是那边也不可能再往下挖了。”安迪意识到话题严肃,当然不会在电话里问,于是鬼心眼地回他一句:“好啊,那我等你回上海,我的好师哥。”


    谭宗明暗叫不好:“你今天见了什么人?”安迪挑大概跟他说了,听完安迪一大串话,谭宗明浑身一僵,“你说你最后跟她说了什么?”


    安迪一手拿电话,一手用吸管戳着牛奶,漫不经心:“我说我们的朋友会帮忙啊。”


  “不是,下一句。”谭宗明竭力使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哦....我说只有你能说我做得好不好啊。”安迪回过神来,觉得自己真是活脱脱一副送上门的童养媳嘴脸。


   “安迪,你可不能这样顾左右而言他。”谭宗明撑不住笑出来,不用想都知道,她义正辞严又一本正经地说“我是谭宗明的女人”的时候,那表情一定很可爱。


   近一个月来,终于能安心相互道一声晚安。


   曾经一起渡过人生种种难关,从今以后,不仅共同渡过,更要携手 。


   


 


FIN


写完看到“师哥”有一分钟跳戏到隔壁楼春去了…


请大家好好关爱一只考试的咸鱼…


给我留言!!好吗!!QAQ

评论

热度(214)